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系列报道——盐池河烽火

浪盐公路(浪河至盐池河),如黑色丝带缠绕在崇山峻岭。

“以前到盐池河,晕车,一路吐好几次!”坐在平稳而舒适的车上,同行的女记者感慨道。以前要在盘山公路上颠簸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如今只要四十多分钟,我们便来到盐池河这片红色的土地上。

浪盐公路

抗战时期,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组织修建巴河路(四川巴东至老河口),贯穿盐池河境内。这条路,如今早已“换了人间”!

由此上溯到1931年,还是顺着这条蜿蜒的山道,走来的是贺龙元帅!

1931年5月,贺龙率领红三军进入丹江口市(均县)

贺龙

“贺龙元帅一来,姓胡的地主早就吓跑了!”盐池河镇七星河村三组胡家老屋旁,72岁的胡置桥向我们讲述发生在老屋的故事。

说起来,胡家老屋的主人还是胡置桥祖上,有良田好地,富甲一方。老屋青砖黛瓦,翘角飞檐,可惜荒废多年,杂草丛生,根本无处下脚。当年,贺龙率领的红三军经过这里,发动群众打土豪、分田地,组织工农革命武装。

“部队对老百姓很好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还帮忙挑水劈柴!”父辈们流传下来关于红军的故事,让胡置桥至今记不忘。当年,红三军在均房一带活动,曾在胡家老屋里有过短暂的停留。

“翻过前面的山,就是房县了,原来有一条路,现在没有人走,荒了!”胡置桥指着远处的大山说。

盐池河重峦叠嶂,山高林密,贺龙元帅跃马深山,带领红三军转战均州(丹江口市)、房县,打下一片红色江山。

在盐池河集镇不远处的一处山崖下,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”几个白色的大字清晰可见。“这是当年红三军留下的!”同行的村书记说。

位于武当口村西坡长短沟的岩壁上,也有红军当年留下的标语:“分田地”、“取消苛捐杂税”,落款是“红三军司令部”,字迹清晰可辨。当地村民谢华银老人说,父亲告诉他,红军当年路过他家时,还送给他父亲一件衣服。

在魏家老屋,这是目前保存较为完整的一处老宅,在这里,房屋里的地主老财被打倒,红军发动群众进行土地改革,耕者有其田!“老屋已经列入传统古村落,投入400万元进行修缮保护,这里将成为革命教育基地!”吴家河村书记告诉我们。

红三军在此短暂停留的胡家老屋

在红三军的影响下,一大批贫苦农民加入红军,参加革命。原《解放日报》总编魏克明、陕西省民间艺术协会理事魏扬之等,都是那时投身党的组织,走上革命道路。

“你们来的路口,有一个王幺爷的坟,地主们回来后,把他杀害了!”在七星河村胡家院,胡置桥继续帮我们寻找红三军的“遗迹”。王幺爷当年跟随贺龙参加红军,红三军撤走后,王幺爷被返回来的地主“还乡团”杀害,就地掩埋在路旁。被杀害的还有革命烈士王野人。

石磨

魏家老屋

魏家老屋1

炮楼

王野人(?-1932),早年由河南来到盐池河。1931年6月,红三军在盐池河建立红色政权,王野人积极参加革命,被群众选为盐池河区苏维埃政府主席。1932年1月,红三军撤走后,盐池河区苏维埃政府被敌人破坏,游击队长魏自远叛变投敌,并带领朱猴子、吴大嘴到赵五子家将王野人逮捕,交给当地大恶霸魏觉民。

“王野人是贺龙的部队走后留下来的革命火种,还要留下来巩固政权!”76岁的退休干部朱务容说。

魏觉民命其爪牙用耙钉(犁耙上的长铁钉),将王野人的四肢钉在墙上,严刑拷打,追问红军撤到哪里,谁参加了共产党。王野人视死如归,什么也不说,反而大骂反动派。第二天魏觉民派刀斧手杨成祖,把王野人杀害在魏民海门前水田中,还残忍地开膛破肚把心肝挖出来吃了。当地群众都暗暗流泪,悲痛至极!

“当年真是挖肝吃心啊,后来这个吃了心的人嘴歪眼斜,死得很惨,这些说出来今天的人有些不相信,真是无法想象当年斗争的残酷,敌人的残忍!”在盐池河革命烈士纪念碑前,朱务容说。

据记载,敌人占领苏区后,对人民群众进行血腥镇压,对搜捕到的红军战士、游击队员、苏维埃干部,施以惨无人道的迫害,用尽挖心、分尸、活埋、下油锅、刀铡、背火油箱等几十种酷刑,甚至对其家人也不放过。

先烈们怀着“我以我血荐轩辕”的崇高信仰,以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的大无畏,慷慨赴死,用一腔碧血染山河,这是何等的壮烈!

站在纪念碑前,眺望山下的小镇,群山环绕,宁静而美丽。我想,这些英烈们的名字,将同脚下这片他们为之献身的土地一样--不朽!

当地干部开展革命传统教育

1948年,盐池河解放。均县人民政府追认王野人为革命烈士。

7名苏维埃领导,13名红军战士,和一大批无名英雄,长眠在这片土地上!

盐池河农村新貌

盐池河新貌

(作者:于殿宏 刘婷)